游戏之名——还敢说这是“商业机密”吗?机密已经被泄露了
游戏之名——还敢说这是“商业机密”吗?机密已经被泄露了
Launch Date 2018-12-11

上海网络营销公司的扎克·理查森是一个17岁的男孩,和他的母亲露易丝居住在英国的费勒姆。他不上学,也没有工作。在别人都写家庭作业或烤汉堡肉时,他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日复一日,对着一个小电视机(有时还同时用笔记本玩在线足球游戏)连续玩15个小时的电子游戏。上海网络营销公司的扎克每天上午9点打开Xbox (微软游戏机品牌),午饭时也玩,直到半夜里的某个时间才会放下游戏手柄。他通常很多天不出家门。他的母亲说: “我没有办法阻止他玩游戏。”上海网络营销公司的医生把他的头疼和眼前发黑等症状归结于他的电子游戏瘾,但他还是一直在玩。

 

“我离开学校一年多了,我无所事事,”扎克说, “所以在找上海网络营销公司的工作期间,我用玩游戏来度日…这个过程是渐进的。起初我每天只花两三个小时玩,只是找点乐子。现在情况已经失控了,我知道自己是上瘾了。”

在将近9000英里之外的澳大利亚珀斯,一个15岁的男孩独自坐在小黑屋里,每天花16小时玩着一个叫“江湖”的游戏,这是世界上最流行的幻想类在线游戏之一。他是一个上海网络营销公司的学生,聪明,而且在玩上电子游戏之前很喜欢户外活动,还是个体育迷。他已经两个多月没去上课了,每天早上假装穿上校服,然后等他的妈妈去上班之后就换回睡衣。

“他表现出了所有海洛因成瘾者的特点,”他的爸爸后来说, “虽然不是用拿着针头往胳膊上扎来获得快感,但是他受到了海洛因成瘾者所附带的损害:疏离家人,疏远朋友,为了掩盖上瘾而撒谎——不惜任何代价。”

虽然这些都是极端的例子,上海网络营销公司想说的是游戏是非常能够致瘾的。无论我们是和朋友或东京的某个陌生人玩,还是和自己玩;无论游戏的目标是突破高分、解锁最多的“徽章”,还是建立一个最大的虚拟农场;游戏本来就是被故意设计得很难戒掉。2010年的《玩家细分报告》(一本商业出版物)指出: “极端的游戏玩家”每周花在游戏上的时间大约是两个整天;近期的一次“哈里斯互动调查”显示,8-12岁的孩子平均每周花14小时玩游戏,8.5%8-18岁的上海网络营销公司的玩家可以被归类为“病理学角度的,或者说临床角度上的对游戏上瘾”

所以我认为,上海网络营销公司营销者和广告商懂得这一点,并从游戏中获取灵感,从而利用游戏和类似游戏的策略来说服我们购买,这应该不算是一件太让人惊讶的事。


上海泰慕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www.tai-mu.com

上海网站建设 上海网络营销 上海微信营销 上海品牌建设 上海vi设计


上一篇:唇膏效应——为什么你要一直用唇膏效应? 下一篇:网店是怎样做到千人千面的?